每一篇文都可能成为本人写过的最后一篇(。

© eNONE
Powered by LOFTER

y2的太太们都是神仙吗😭我磁圈真的太幸福了呜呜呜

世界以痛吻我 要我报之以歌

你是我温暖的手套

冰冷的啤酒

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

日复一日的梦想

你是比灯光还耀眼的

钢琴前披星戴月唱歌

比虹还美好的存在

是万众之中如潮水般掌声淹没的舞台上,依旧发光的少年

是猫着背的野球少年

是能说出一派哲学流 特立独行的先生

今でもあなたはわたしの光

nino さん

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!💛

【spideypool】Infinit

短/甜


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炸爆米花的焦糖香气,人成群结队地从Peter身边走过,他站在商场的空调底下被冷风吹得有些发愣,又微微往旁边挪了一点——一个形单影只的人站在商场大门口太引人注目了。

“Hey,小东西你的东西掉了。”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哦,”Peter下意识地转过身,“啊,什么?”身边没有人,他低头一看,地上也是空空的。

“Surprise!”一个戴着连帽衫的大叔非常帅气且伴随着一定的幼稚在他面前。

“Wade...”Peter像大人面对小孩子般无奈地皱了皱眉头,“再不快点,电影就要开场了。”说完,他已经转身加快步伐跟着人群往电影院走。

“好,好,我知道了。”Wade在...

渡海医生为什么这么好看 二宫和也为什么能这么撩呜呜呜呜呜~我也想要被戳胸口

【鸣佐】告白(HP产物)

摸了一条鱼…((

大概就是鸣佐是竹马竹马,然后鸣人不开窍以为自己喜欢雏田,结果对佐助的感情越来越强烈就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
“我发现我最近越来越不想跟佐助当朋友了……”

“不、你等等……”鹿丸马上打断了鸣人的话,鸣人也同时制止住了。因为他们同时看到佐助刚刚从他们的身边走过,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睁大了眼睛。

“噢,鸣人你完了。”清悦的女生在他们身后响起。

“小、小樱你刚刚跟佐助在一起吗?”这是鹿丸在问话,鸣人已经发不出任何音节了。

“是啊,”小樱耸耸肩,“我在问佐助君问题呢。鸣人声音这么大,我都听得一清二楚。”

鹿丸看了看鸣人,也对小樱说:“我们换个地方谈。”

佐助走得很快差点撞到身边的人,...

【蔺苏】失癔症



#1
“请往这边走,这位病人有间接性失忆,有的地方很容易忘记,要是有突发状况,就按柜子边上的铃……”

蔺晨跟在医师身后,走在空荡安静的长廊上,这里似乎不是一个重症监护病房,而是个舒适的疗养院或者度假酒店之类的,廊外有一棵瞩目的石楠树,年代久远,好像从医院建立起就一直呆在这个地方,沉寂端庄。阳光就从树梢尖上穿过,光影斑驳填满了走廊。

蔺晨是大三的学生了,这次暑假学校有交给他们社会实践的课题,他则选择当上了一名医院实习生。

“到了。”

医生的声音跟着打开门的动作一起出现,蔺晨抬头,眼里映入一个跟他年龄相仿的少年,坐在光晕里翻动着书页。

“什么啊…原来不是老爷爷老奶奶什么的…”他嘟囔着走进病房。...

【蔺苏】别云间



(1)

梅长苏喜欢坐在廊下,不说话不吃饭,有时一坐一望就是一整天,只望山望水却忘不尽愁。

蔺晨不知道吗?他也站在一边,站了一天等到药凉了,也只是长叹一声,挥着扇子让旁边的人再熬一碗端着。

梅长苏拔了毒后,两年都没出过琅琊阁,大大小小的江湖纠纷脉络就堆砌在床前,唯独很少涉及梅岭一案。

结果到了两年后,等皇帝陛下亲自处理赤焰军的诏书递到跟前,梅长苏的肩膀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,喉头一哽,鲜红的血液翻滚着从唇齿中涌出,夺目的殷红覆在苍白的嘴唇上,浸染了一身白衣。
梅长苏缓缓抬起头,嘴唇上下翕动却吐不出一个字,时年平静冷淡的眼下微红,氤氲着的水汽润湿了颤动的睫毛,眼前一片天翻地覆,终于黑了下去。

蔺晨刚被老阁主叫回琅...